[文匯報] 迷失在購物天堂 文青把脈香港深度遊

日期:2016年6月18日
媒體:文匯報

按此連結至文匯報

 

迷失在購物天堂 文青把脈香港深度遊

 

在早前發佈的《2016年全球零售目的地》報告中,倫敦與香港一同榮登榜首,成為全球最受歡迎的跨境零售商地區。但「購物天堂」的光環下,以零售帶動的旅遊模式,卻導致本港店舖租金「節節高升」。當有朋自遠方來希望體驗最地道的香港文化,不少港人都無法說出這座日夜共處的「城」,究竟有哪些迷人之處。活現香港創辦人陳智遠與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學院助理教授伍韶勁分別嘗試從不同面向出發挖掘並展示香港故事,而成功研究出「共好」旅行模式的「甘樂文創」負責人林峻丞亦為香港發展深度文化遊出謀獻策。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趙僖

 

香港到處都是如出一轍的藥房、珠寶行、奢侈品門店或電器零售連鎖店。被大大小小的商場包圍,遊客赴港旅行的主旋律自然而然變成了為「香港經濟作貢獻」--一家老小齊上陣,風風火火「買買買」。川流不息 的鬧市背後,是老牌食肆、傳統戲院,特色商販因無力承擔高額租金,默默從人們的日常生活中撤離的無奈,但實際上他們才是香港特色的「實力擔當」。

 

旅行能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往往既不是壯麗的山河湖海,也不是巧奪天工的園林建築,更不可能是用完即棄的大小商品。讓人記憶猶新的通常是因旅行所產生的意外經 歷,如迷路時的忐忑不安,不起眼的食肆中的一碗湯麵,臨時興起揚帆出海,或親自勞動感受收穫。當體驗的層次豐富起來,旅行也變得回味無窮,正如活現香港的 陳智遠所言:「香港需要以人文角度去塑造『香港』風格的旅遊,以讓外地人感受更豐富層次的香港。同時,我們也應該重新認識自己的城市,從而建立歸屬感。」

 

四年前,當時33歲的陳智遠放棄了食物及衛生局首任政治助理的職務,一年後創辦文化企業「活現香港」,帶着遊客拜訪幾經遷址的老店,參觀「乏人問津」的歷史文化古蹟,探索大隱隱於市的美食文化,嘗試傳統手藝製作。曾經是別人眼中享有高薪厚祿的青年才俊,卻毅然投身「非主流」的文化傳承工作成為導遊,聊起這些 年來自己所從事的工作,陳智遠說:「沒有靈魂的人和一條鹹魚沒有分別,沒有文化底蘊的城市,就算表面五光十色,內裡也是空洞無物。文化旅遊可以讓我們了 解、發掘、鞏固自己的故事,並且把我城最有趣、最真實及最具魅力的一面展示給外來訪客,產生經濟價值之餘,也在不同範疇主動地定義自己的城市,而這方面, 香港明顯落後。」

 

文學×電車 藝術為「城市針灸」

 

陳智遠認為,香港有心有力的人多的是,問題是旅遊業是否能意識到自己已身處於憑軟實力一決勝負的時代,而關於旅行人人都有必要換一種思維方式。無獨有偶,記者在日前參加「第五屆大型公共媒體藝術展:感頻共振」時遇到了一位與陳智遠理念相似,藉藝術整合香港文學與街景的藝術家--伍韶勁。伍韶勁在「感頻共振」藝術展期間,把見證着港島歷史的公共交通工具--電車改裝為流動的「黑盒劇場」。觀眾即搭乘電車的旅客,車廂內沒有窗戶,幾乎一片漆黑。身處「暗箱」之中,乘客可以透過特設的小孔欣賞外界流動光景的倒影,耳邊不時飄過香港著名小說家劉以鬯《對倒》中的節錄片段。

 

零碎的文字,意識流的描述,年代的投射,上下顛倒的街道,老電車內木質座位混合油漆的味道,令乘客彷彿置身時間囊內,穿梭回往昔的香港。這便是伍韶勁的跨媒 體作品《二十五分鐘後》,也是他企圖為香港旅遊施行「城市針灸」。伍韶勁表示,「城市針灸」這個理論是指找準「穴位」,投入小量的資源,採用微小的活動,就可以針對某一重點推動相對持久的改變。「香港沒有外來遊客必看的、有特色的文化藝術活動,很多時候外國的朋友來到香港,我真的不知道該帶他們去哪裡。」所以伍韶勁嘗試為備受遊客歡迎的電車觀光之旅賦予文學魅力,使單純的乘車兜風變得文藝且有深度。他希望即便藝術展結束,電車與文學及藝術的結合亦能持續下去,伍韶勁說:「如果有專做文化藝術的電車,每季與不同的本地藝術家合作,便可以發展出非常有吸引力的文化項目。」

 

陳智遠與伍韶勁都不願意自己所熱愛的香港只剩下購物。而在台灣新北市的山峽區亦有一位經營社企,以緩解高速城市化所帶來社會問題的青年人,發展出一套「共好」的旅行模式。既可以 讓遊客不再走馬觀花,深入地了解當地文化特色,又能夠增加城市整體的營收,將收益投入公益事業,令社區發生和緩而堅定的「微革命」。日前,林峻丞在光華新 聞中心所舉辦的「台灣式言談」講座中分享了自己通過十年努力所獲得的成果及經驗,「台灣和香港相似的方面很多,在快速的發展中,傳統社區面臨拆遷。我回山峽後發現,自己和大多數的年輕人一樣對這片土地完全陌生,同時城鎮中大大小小的問題也浮現出來,如弱勢兒童教育以及青年就業、文化流失、生態環境被破壞等等。」

 

活化老建築 開發新功能

 

林峻丞是土生土長的山峽人,十八歲隻身赴台在電視圈邊學習邊工作,得知家中肥皂廠負債纍纍後重返家鄉,着手拯救家族企業。憶起返鄉初期,自己對山峽的一無所知,林峻丞建議道:「雖然我從小到大都在山峽長大,可是對這個地方的文化一點認知都沒有。一 次,朋友電話裡問我山峽哪裡好玩,可不可以帶他去走走。我突然發現自己什麼都說不出來。我不知道香港的年輕人對從小到大生活的城市到底認知多少。如果沒有,我認為你要去重新認識這塊土地,因為這是我們的家,我們的根。」台灣近幾年有很多「文青」為了保護文化歷史的完整性,把即將被拆遷的老建築承租下來, 活化為藝文咖啡店、販售文創設計的商舖,或者是適合背包客入住的民宿。林峻丞也租了棟老房子,但他想的卻是難道古厝就只能開發出以上功能?

 

「我們首先想到的是要發展與文創相關的社區平台,在內部舉辦藝文展演活動,為當地的藝術工作者或是樂團提供演出空間。但這個平台中所出現的每一樣事物都需要與 周邊的社區及我們腳下的土地維持一種共好的關係。」就這樣「甘樂文創」誕生了,林峻丞帶領不足十人的核心小團隊,開發出涉獵廣泛的創收業務,其中包括營運 藝文展演空間及空間內的餐廳;發行記錄山峽文化的《甘樂誌》;為本地手工藝人提供設計服務,實行社區育成;再將上述資源整合在一起,進行旅遊路線規劃;最 後匯總各方收益投入弱勢兒童陪伴、社會教育、社區營造、環境保護等社會工作。

 

雖然這個複雜的經營模式總結起來不過三言兩語,但各元素間怎樣配合方能產生化學效果卻是門大學問,而其中最關鍵的一點是非善用資源莫屬。把自己的技能免費提供給需要的人,即「共好」的出發點。山峽區現有三十多位藝術工作者、設計師和手工藝人,「甘樂文創」向其提供場地、設計或資金。比如邀請金工師傅進駐藝文空間,並輔助師傅進行商品設計,林峻丞補充道:「一個工匠不 可能養活一個設計團隊,但他加入『甘樂』後我們就是他的團隊,他也是我們的一員。我們幫師傅規劃手工課程,有興趣的遊客可以報名學習製作小首飾,如項鍊、 戒指、耳環等。師傅營收的15%變為『甘樂』的收入,透過這樣的方式我們彼此共好又互相提升。」

 

除此之外,山峽產茶,於是旅遊線路便延展至茶園,遊客可以親自上山學習採茶製茶;而老街留下的染坊也被相中,在不同的季節會舉辦和藍染相關的活動。不過林峻丞亦坦言,藝文深度遊在起步階段常被人「看衰」,他舉例說:「『甘樂』自己的空間也提供意麵等簡餐,可有遊客上門的時候,我們卻不會為了賺更多的錢就將其攔下,或想盡辦法讓訪客消費。如果旅客想要吃地道的食物,我們會帶他們去附近有特色的店家。因為這樣,常有人問我是不是腦袋有問題。但這就是我們所謂的『共好』。慢慢地社區其他的店主對我越來越好,大家都知道我們的關係是友善的,開始釋放善意。社區人就是我們的資源、力量和支持者。儘管起初也有人質疑我們是為了商業利益去營造社會形象,但只要堅持下去,日久見人心。」

 

林峻丞甚至把山峽河畔撿垃圾的社會實踐納入旅行項目之中,令人嘖嘖稱奇。事情源於林峻丞的自我反思,他反覆向自己 發問,究竟做過哪些對家鄉有益的事?林峻丞決定每個月花兩小時,由山峽的河流出發,守護家園。透過彎腰去撿垃圾,與這片土地產生更多情感的連結。這項活動 持續了七年,頭幾年冷冷清清,逐漸當地的老師帶着全班學生加入河邊的「護河大軍」,甚至變成山峽旅遊中的特色板塊。林峻丞說:「參與者隨後再遇到隨地亂扔垃圾的現象,或把煙蒂丟到水溝蓋裡去的人,可能也會出言制止。我不相信香港的年輕人、香港的民眾對土地沒有感情,但卻有待被誘發,令更多人發現自己原來和想像中的不一樣。」